年度最佳悬疑剧提前预定,我赌必火!

2020-06-20 03:36:03 来源:网络

看《隐秘的角落》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在追求“正能量”的人眼里,整个剧集和它之前的原著小说都是该打入十八层地狱不准他翻身的存在。因为不管是原著小说,还是剧情,都透露出一种挥之不去的人性阴暗,那种阴暗,随时随地无处不在,宛若附骨之蛆,一旦沾染上就会在你健康的肌体上生根发芽,找到脆弱之处一路腐蚀下去,最终将一个健康的躯体也腐蚀成一种罪恶的脓液!

从原著到剧情,人性之恶是无可回避的阴晦!

《隐秘的角落》剧情来自于紫金陈的罪案推理小说《坏小孩》,主要故事围绕着三条线索展开:

线索一:从小因为父母原因被抛弃在孤儿院的异姓兄妹俩,严良和岳普(普普)逃出了福利院。严良因为父亲多年前闹事被捕进了福利院,普普则因为父母逝世成了孤儿。他们此次出逃是为了筹齐三十万,救活普普生病的弟弟。

两个孩子举目无亲,只好到处探访之前认识的成年亲朋,而生活问题,逼不得已他们只好求助于当年严良的小学好友朱朝阳。

线索二:朱朝阳扯不断理还乱的一家子。

朱朝阳比严良的处境要好些,他现在在读书,因为用功,一直是年级第一名。但是为人孤僻,和同学格格不入,也自然在学校里被逐渐孤立。老师曾经想要就这种情况提醒朱朝阳的母亲,可是母亲周青红却振振有词:

“小孩子最核心的任务是学习,人际交往这些方面是走入社会之后才需要关心的方面……”

其实,朱朝阳并不是因为性格而与同学们隔绝的。母亲周青红和他的生父朱永平离婚只身带着朱朝阳生活,为了维持生活,周青红经常性在工作单位加班。而且周青红好面子,在与前夫朱永平见面的时候,总是拿着朱朝阳的成绩来做自己教育孩子的底气。

而朱永平已经组建了新家庭,对于前妻和儿子的生活极端敷衍,对朱朝阳也是拿着他的成绩为自己增添谈资,却吝啬情感的付出,父子之间更多的是经济上的相互敷衍。为此,朱永平的后妻,朱朝阳的继母王瑶以及王瑶生育的小女儿对待朱朝阳也十分冷淡,尤其是小女儿,小小年纪对于这个哥哥颐指气使,很有哥哥是局外人的架势。

于是,平时经常性自己独自在家的朱朝阳,和登门的严良与普普短时间相伴,三个孤单的孩子反而迅速培养出了感情。趁着周青红加班,三个无人照看的孩子自娱自乐,在景区玩耍的时候,无意间拍下了一出故意杀人的罪案!

于是,孩子们的无意引出了第三条主线——张东升。

张东升是一名少年宫的兴趣班代课老师,作为凤凰男和妻子,岳父母一家生活在这座城市。因为是倒插门女婿的缘故,张东升平时极端小心翼翼的讨好和维护着妻子一家,用自己的所有业余时间来维系自己的婚姻与前途。

可是,妻子最终还是出轨了,而且更要命的是,岳父母并不认为妻子的出轨有任何问题,反而想着的是尽快结束与张东升的婚姻,让自己的女儿重新开始新的婚姻关系。但是这对于进行了财产公证的张东升而言,离婚就意味着净身出户,自己多年的委曲求全根本就颗粒无收。

为此,他假意陪着岳父母去周青红上班,朱朝阳带着严良和普普去玩的景区爬山,借着在山顶拍照摆姿势的由头,将岳父母推下山崖,伪装是一起意外事故。

如果在传统、正统的情节走向里,这里面应该是三个孩子如何在不相信自己的成年人面前,极力证实这起意外事件是蓄意谋杀,然后通过信任他们的警察叔叔,最终将知道他们有关键性证据而想要伤害他们的凶手张东升绳之以法,然后,朱朝阳唤醒了父母对他情感上的关注,严良和普普借助社会力量筹集到了足够治病的善款,大家各找各妈,皆大欢喜。

但是,紫金陈能够成为天涯十大杰出写手,就在于他能够突破这种传统的故事发展趋势,将人性之恶,刻画到入骨入髓,入木三分!

看到这里,追求正能量的人们,请退出。因为后面的剧情和文字即将玷污你们珍而重之的洁白的羽毛和光辉的思想,不想被污染就请适可而止,就此停步。

而真正想要探讨人性之阴暗与幽微的读者,请继续。

想不到吧,人家居然反套路操作,让孩子变成了罪恶的推手!

《隐秘的角落》到这里展开的情节,都还符合主旋律的刑侦犯罪题材的走向,但是,接下来的走向,才开始彰显作者对于人性的不信任与阴暗面的刻画。

剧情并没有走向光明,反而越发晦暗——三个孩子并没有将这个发现告诉大人们。因为普普的弟弟还需要那三十万来治病,为此,心思幽微的朱朝阳在少年宫的兴趣班遇见张东升之后,萌发了帮助普普筹集三十万的想法——他借着这段张东升谋杀岳父母的镜头,勒索自己的兴趣班老师三十万。

张东升被这些孩子的胆大妄为惊呆了,原本以为这三个孩子异想天开,但是几次接触下来,发现除了朱朝阳的心思难测之外,严良和普普也因为在福利院见识了最原始的恶,都不是能够轻易吓唬走的。

而此时,朱朝阳在少年宫与张东升交涉,遇见了自己继母的女儿。小女儿对哥哥大呼小叫,各种撒泼,朱朝阳因为有更重要的事情处理并没有和小妹妹纠缠,但是和他一起的普普却找借口暂时离开,约定最后交涉完在少年宫大门见面。

等朱朝阳如约到大门口见面的时候,却只看见惊恐的严良和普普,以及从楼上摔下来的小女孩的尸体……

于是,这些年一直关注严良的陈冠声出场了,作为老警察,他洞若观火的眼神一直关注着逃离福利院的两个孩子,而现在更主要的是,经历过许多事情的陈冠声如果察觉三个孩子和张东升之间的交易,以及觉察到朱朝阳妹妹朱晶晶坠楼事件的定性,整个事件就会完全违背几个人的原始意图,向着不可控的方向进发。

为了控制整个事件的走向,四个人开始了各自的打算……

无所不在的恶,侵蚀每个人的身心!

《隐秘的角落》最厉害的地方,就在于他规避了套路化的伟光正,用人们以为天真可爱的孩子作为事件的轴心,不断用一种成年人的社会规则侵染孩子心灵的隐晦,用看似少不更事的孩子那追求成年人利益的方式与手段,来推进一件本来很简单的刑事案件走向不可挽回的深渊……

他们还只是孩子,却已经深谙在社会上生存的手腕!

《隐秘的角落》很细致的描写朱朝阳的前期状态——瘦弱,寡言,自主。在学校被鼓励受欺负,但是他并没有无谓的反抗,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弱小,以及没有后援。父母都只是拿着他的成绩来给自己脸上贴金的存在,从母亲身上获得衣食住行,在父亲身上获得数量有限的高端奢侈品,他知道如何在成年人手里获得自己生存下去的微薄物资。

但是至始至终,他对于学校里的那些排挤和孤立,都有着心理上的笃定——他们并不能实质性的伤害到他的人身和人生。他的孤僻,仅仅是不计较,因为一旦释放他心里的计较,对方可能承受不起整件事的后果,而自己并不能得到最优质的回报。

某种程度上,朱朝阳和张东升有着精神上的一脉相承。甚至可以说,朱朝阳是年轻二十岁的张东升,而张东升的童年,多少和朱朝阳如今有着类似的处境。

张东升没有向观众袒露自己的原生家庭,一直就是在展现自己在妻子这个家庭里如何谨小慎微,委曲求全的。

他没有原生家庭的助力,或者说原生家庭很可能还是需要他来提携。所以,他必须紧紧的依附在妻子一家人身上,刻意讨好,唯唯诺诺。但是,因为太刻意维持自己外表的平和,反而阻碍了他在其他方面的提升。这么多年了,还仅仅是少年宫的兴趣班老师,没有太多公职上面的可能,还把自己熬成了一个秃子。

所以,他才会在得知岳父母支持妻子提出离婚,让他净身出户的时候,摆脱了之前所有的伪装,狠下杀手。

而这件事激发了他压抑了许久的心底的恶,于是,突然间,张东升变得锐利而精神矍铄了。他在家里掌控了话语权,然后,精神百倍的和上门勒索的三个孩子纠缠。原来那些纯良,终于暴露他残忍的内心。无路可走的他,反而爆发出整个人生里最璀璨的恶之花!

而在这两个人迸发出人性之中的恶的中间,是严良和普普两个人的转变。

严良这孩子是血性的,见证了福利院隐藏的恶,却依旧坚信世间有善意。所以,他在跌跌撞撞的寻找,用尽自己所有生命力的寻找这个世界越来越稀薄的善意。带着普普出逃,他担心普普留在福利院的人身安全;在社会上跌跌撞撞,他没有越过雷池,衣食困顿的时候是求助以前的好友,而非走其他途径……

整个事态里,看起来最有主见的他其实是最懵懂的,被朱朝阳的思路带着走,被普普拿来做了挡箭牌。

而普普,看似最柔弱的孩子,做了最决绝的那一个。她在福利院所受到的伤害让她内心的阴暗尤甚于朱朝阳,朱朝阳懂得和成年人谈利益,而普普则为了维护自己即将到来的利益,学会了杀伐!剧情里朱晶晶的坠楼,和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那种故意支开朱朝阳,然后独自行动的时间差,多少已经在暗示,她为了保证朱朝阳专心和张东升周旋,选择了翦除朱晶晶的可能性。

而整个局势里最为无助的,还是代表最终正义的陈冠声。作为警察,他守护着最终的底线。

可是,整个局势里,他守着的底线被每一个人挑战,并且撕裂——意外坠崖,朱晶晶的坠楼,三个孩子与张东升的相互勒索,整个事态的不断扩大……陈冠声竭尽所能的追查真相,可事件总在他前面迅速的开辟更加残忍的新战场!

他是最想让事件在造成最大伤害之前打住的人。可是,他徒劳的追赶整个事态,却无法阻止事件里人们的死亡,从张东升的岳父母,到朱晶晶,而后更多卷入事件的受害者,一直到他所珍视的严良,被整体局势拖带着,不可避免的越过了底线,不断的向下滑落。

原来世间最残忍的事情就是,你想要挽救对方的时候,你才发觉自己的无能为力。

《隐秘的角落》为了构建这个无人无辜的事态的时候,启用了柏林影帝王景春,戛纳“无冕之王”(王小帅语)秦昊,以及众多实力超群的配角,来细致入微的构建一个让朱朝阳这样尚未成年的小孩子爆发出心底最原始恶意的成年人世界。

那些一点点从道德层面上无关痛痒的细节之处,点滴浸染的细枝末节,对于孩子情感走向的长期漠视和忽略,自以为物质上保证了就万事大吉的偏见,认为孩子专心学习对外界一窍不通的自以为是……

从周青红,朱延平这些为人父母的短视和追求自我舒适的过程里,如何将一个优秀的学生培养成了未来优秀的罪犯。

以为孩子们一直对世间险恶一无所知,甚至刻意培养孩子用自以为是来抢夺世间生存优势的成年人,可能没有想过,这个世界的恶意,存在于很多貌不惊人的地方,甚至是,那些看似弱小的孩童身上。

不要叩问人心有多险恶,因为人心如渊,看久了,可以陷落每一个人!

【编辑:匿名】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雄县资讯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1999-2018 xiongxian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